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rm0ohsjz-【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55:23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我叫李延锋,是一个帅气优雅,同时又英气逼人的文艺青年。我经常闲着没事到处闲逛。好吧,其实我是个刁丝加无业游民啦。我在医院有个朋友,或者说损友也可以吧,叫金攀,据说是在医院打扫地下室的。

这是一个星期天,我闲来无事,就去医院找他玩,打扫地下室嘛,这种工作看似很古怪,其实还是很好的工作,以为据说地下室很少有人去,所以自由度很高啊,据说是想干就干,不打扫的话在那坐一整天也没人会去管。

不过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所谓的医院,终究不是一个很“干净”的地方,每个医院都有或多或少的传说。以前听金攀说他是在妇产科打扫卫生的,由于白天可是女护士都需要工作,所以并没有时间留给他工作,所以经常得拖到深夜再去打扫。妇产科,说是妇产科,所谓的妇科其实也就是附带的,基本上来看妇科病的人很少,主要接诊的患者都是来生孩子,或者流产的。据金攀自己说,那所谓的流产,在很多时候,胎儿都已经成型了,有的甚至都出现了明显的胎动。但是依然有那些狠心的父母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去残杀自己的骨肉。

金攀曾经告诉我,他在午夜工作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婴儿的啼哭,他说自己也不知道是猫咪发出的,还是真的是婴儿的哭声。有过经验的人呢应该都知道,猫咪有时候叫声并不是普通的喵喵叫,而是哇呜……哇呜……这种,听起来就是很像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本来这似乎没什么,可是这所医院的妇产科在十五楼,猫咪的叫声或许无法传到这里吧。

后来金攀就申请调走了,调去了地下室做保洁工作。医院的地下室是做供氧工作的,就是为整座大楼提供液氧,以及负压的,所以大多数时候这里并不会很脏,能调来这里也算是个轻松的差事了。

这天,我又是和前一天一样,依旧是无所事事,所以我就想去医院找金攀坐坐,毕竟大多数时候,地下室只有他自己,去那坐坐也很自由。

地下室并不能直接通过楼梯下去,而是必须乘坐电梯,大多数时候医院的电梯都是很紧张的,需要排很久的队,不过今天,似乎略有不同,电梯前几乎没人等待,而且电梯也就静静地停在一楼。我没多想,直接就走了进去。

走进电梯,我点了-1楼,电梯发出了几声哐哐的嘶鸣,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久不用突然又启动的那种感觉,或者说齿轮间缺油的那种摩擦声。按理说应该不会啊,这电梯停下都很少,怎么可能很久不用对不对。

电梯轻微地晃动了几下,开始运作了,我能感到明显的有失重感,虽然只有一层楼,但是电梯似乎下得很快。

电梯大约运行了十秒,或者可能不到十秒,停下了,然后门缓缓像两边打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电梯似乎并没有到达-1楼,而是停在了1楼和-1楼夹层上,一半在1楼,一半在-1楼,就这样停着,电梯里的按键也全都灭了,我尝试着点了几下,并没有什么反应。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我看向外面,一片漆黑,或者说是一半漆黑,一半是1楼很普通的楼道,或者说一大半是漆黑吧,一楼的地板占据了很大的一片地方,电梯在一楼的部分,我觉得似乎只有我的脑袋那么宽,所以说想钻出去,那就只有钻到地下室了。

这个时候恐怖片里套路是不是应该打急救电话了,然后电话那头是鬼接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奇怪的时候我还能如此脑洞大开。

“金攀,你在吗?”我吵着地下室大喊。金攀,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回声一阵阵传来。根据我的记忆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虽然地下室经常不开灯,但是应该不会空阔到出现回声啊。回声逐渐消失,并没有人回答。

“救命啊!”我朝着一楼大喊,依旧没人搭理我。

好吧,不管了,管他打到那里去,我拿起了急救电话,电话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根本就没接通。我把电话丢到了一边。

算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我尝试着把头伸出电梯,这时候,我心里想的事情真的发生了,电梯突然就启动了,我最后的意识就是眼前一黑……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坐在地下室里,地下室里的设备都在正常运行着,发出涡轮转动或者空压机运作的声音,金攀也就坐在我身边。“原来刚刚是梦啊!”我伸手去扶额头,试图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我就手就这么从额头上穿了过去,就在我愣神的功夫,似乎看到金攀对着我做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我的猫妖男友》

《恐怖玩偶》

仙战怀旧版手机版

棋牌

重庆福利彩票

天影手游安卓版官网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