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俄能源合作尚处初级阶段待突破

发布时间:2021-02-01 16:27:10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中俄能源合作尚处“初级阶段”待突破

能源合作是中俄加强战略伙伴关系和经贸合作的重要内容。多年来,中俄能源合作取得一些进展,但仍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双方在各自国家发展战略层面上,按市场经济规律加以协调和解决,方可取得有效成果。  中俄能源合作领域广阔,潜力巨大,我们不应把中俄能源合作的重点仅放在石油贸易领域。单纯以能源贸易方式来实现合作,无疑具有很大的脆弱性和较高的敏感性。而从实现能源安全应是中俄能源合作最终目标来看,双方除应在石油领域合作外,还应在天然气、煤炭、电力、提高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中俄能源合作从“初级阶段”向更高阶段迈进,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  目前,俄罗斯一方面继续在与欧洲及中国商谈能源合作,另一方面与日本、韩国、朝鲜以及东南亚国家磋商铺设跨国输油气管道,建立液化气合资企业等向东部出口自身能源的项目。  俄罗斯与中国能源合作首先考虑的是按其预定的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保证能源出口安全并在合作中取得利益。俄罗斯与中国开展能源合作的最重要战略目标是追求利润最大化,而能源价格则是俄公司手中的“利剑”。  俄东向战略遭遇中国能源多元化战略  2011年9月中旬,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公司)分别和韩国天然气公司及朝鲜石油工业部代表举行了讨论落实铺设从俄通向韩国输气管道建设项目的会晤并签署了一份工作路线图。有人认为,俄提议修建这样一条输气管道是在向中国施压,以使中国接受从俄购买能源面临的更苛刻条件和更高价格。  近年来,中国对俄出口能源的做法也有自己的战略思想准备。  2010年,中国原油进口来自43个国家。其中,俄向中国出口原油1524.52万吨,只占其中6.37%的第五位。  同样,2011年,中国从土库曼斯坦经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进口天然气将达130亿立方米;2012年,计划为300亿立方米;2015年前,中国从中亚国家进口的气量将增加4倍。中亚-中国输气管道的运输能力将达到550~650亿立方米/年。2010年,中国还从伊朗、卡塔尔、阿联酋等地进口液化气936万吨,同比增加了69%。  可见,中国多元化进口能源的做法与俄2030年前拟向俄东部开发能源销售市场的战略出现摩擦。有俄报指出,“价格相对较低的中亚天然气软化了俄在对华天然气供应谈判中的强硬立场”等。还有专家说,“在中俄能源关系中,俄罗斯作为资源所有者好像胜券在握,但中国一直显示其有比俄之外更多的选择”。  值得关注的是俄投资环境恶劣正成为两国能源合作的障碍。多年来,中国在俄一系列投资行动均遭遇各种困难和麻烦。这主要涉及俄无处不在的官僚主义、贪污腐败以及警察安全部门的专横霸道。政策法规多变,行政壁垒、政府和企业间缺乏相互信任、国外企业进入俄市场规则不透明,海关工作效率低下等均被认为是影响外资流入俄的主要因素。自1991年外国石油投资进入俄石油勘探开发领域以来,已有上百个油气田被列入按产量分成合同开发的清单,但至今仅有极少数项目正式实施,其他则仍处在待实施或谈判及待审批阶段。  另外,俄政策多变,很多投资与贸易规则未与国际接轨,操作过程人为因素较多,使中国企业与俄合作时既受到法律法规约束,又要拿出大量时间和人力、财力来处理人际关系。  获取能源的国际竞争更趋激烈  目前,西方国家、日、韩等国对中俄加强能源合作绷紧神经,严加防范。他们把获取俄和中亚油气资源视为减轻对中东石油过度依赖的重要战略目标。围绕俄和中亚油气资源,日本、韩国、印度也拟与中国较量。  2011年6月,“纳布科”输气管道5个过境国――奥地利、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土耳其的能源部长在土耳其签署了建立纳布科项目财团的协定。9月中旬,欧盟批准了与阿塞拜疆及土库曼斯坦就签署铺设跨里海天然气管道的合同展开谈判。俄外交部对此方案感到惊讶,认为该方案可能进一步影响地区局势。  2011年9月初,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表示,俄还希望大规模参与中亚电力输出网络和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巴基斯坦到印度(TAPI)输气管道项目建设与运营管理。他说,“只要相关国家正式邀请,俄将参与上述项目并可为此投入至少数亿美元资金。”  中国是中亚国家的重要战略伙伴。迄今,中国已向哈萨克斯坦累计投资60多亿美元。中石油已向土库曼斯坦油气领域累计投资40多亿美元等。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在不断深化。  大国在中亚和里海地区的能源博弈仍在进行,这必然对中国介入中亚和里海地区提出挑战。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土库曼斯坦向中国供气价格较低,但由于中国国内存在着进口气价和国内价格倒挂,因此,如果土决定转向利润更高的欧洲市场,或通过俄管道恢复向乌克兰出口,或者考虑到未来TAPI管道的分流,那么,气价肯定会给中国带来影响。对此,中国需尽快在国内改革气价形成机制,完善国内天然气市场,同时,要确保从中亚进口天然气数量和价格的稳定。  中俄能源合作前景广阔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中俄深化和扩大长期能源合作是发展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也是新时期赋予两国的新任务和新课题。其对于维护和扩展中俄自身利益、造福两国人民、推动地区乃至全球形势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011年9月24日,俄总理普京在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会谈时指出,“两国的贸易正处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的恢复阶段,中俄作为战略伙伴,正积极发展各方面关系”。他说:“两国的贸易增长十分显著,如果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那么,我们有可能到2011年底前达到700亿美元的水平,而2015年前,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2020年前有可能达到2000亿美元”。而要达到预订的中俄经贸合作目标,没有能源合作是很困难的。  能源合作对两国本来是一件“互利共赢”的事情,只是由于双方对合作各有打算,许多问题至今没能得到解决。因此,有人说,中俄能源合作尚处于“初级阶段”。目前,中俄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石油贸易领域,单纯以能源贸易方式来实现合作,无疑具有很大的脆弱性和较高敏感性。而从实现能源安全应是中俄能源合作最终目标来看,双方除应在石油领域合作外,还应在天然气、煤炭、电力、提高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或将之具体深化到非常规能源(包括煤层气、页岩气、致密砂岩气等)资源的开发、油气运输安全、煤的液化及清洁利用、特高压电力输送、核电站建设、可再生能源等技术的开发和使用等领域。而这些又均离不开能源技术方面合作做支撑。  2011年9月24日,在中国西安市举行的“欧亚国家能源部长会议”上,中俄等国发表了拟加快启动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西安倡议》。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四国代表已就成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基本构想和下一步工作计划等事宜达成了一致意见。会议期间,各国就进一步巩固能源合作成果,扩大合作领域,提高合作水平,加强能源安全协作等进行了深入交流。下一步,中国国家能源局将与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加强沟通协调,积极推进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早日启动。  可以说,今后中俄能源合作领域广阔,潜力巨大,只要双方共同努力,前景应该说是光明的。  第一,中俄能源合作是否应放在保障全球能源安全的大背景下,联系世界能源地缘政治及经济形势变化,由两国政府分别明确提出,符合各自国家国情的长期发展能源战略和相关的国家核心利益,并在此基础上共同找出可以落实和发展能源合作的具体目标和任务,使两国能源战略逐步接轨。  第二,中俄能源合作是否应在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框架内,尽快建立起相关的市场协调机制。该机制应定期或经常沟通本国和国际能源市场的供需、消费状况,生产能力、价格走向、运输及安全等动向,从保证各自国家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高度,以市场经济规律为准则,坚持利益共享、风险分担的原则,通过创造有效的合作方式,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关系,共同解决在能源合作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第三,在中俄能源合作项目出现诸如投资准入、价格、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问题时,是否可将其放在两国经贸合作大框架下,通过公开透明的坦诚对话、务实协商,按市场经济运作规律等正常渠道,以一揽子统筹解决的方法(例如,类似捆绑能源及其他领域合作项目等),公平合理地加以处理,使合作取得“互利双赢”的结果,最终保证合作项目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中俄能源合作现状  中俄能源合作从1994年开始接触,至今已经17年多的历程。在此期间,由于两国政府高度重视,双方能源公司不断努力,合作取得一些进展,不同能源形式的合作发展现状表现各异。  1。中俄石油合作  2011年1月1日,从俄斯科沃罗季诺―中国漠河的中俄原油管道已成功运营。分析家们认为,穿越两国边境的中俄原油管道正式投产输油,标志着两国能源合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将进一步巩固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经济基础。因此,中俄在能源合作领域突破性的进展,对两国来说是互利共赢的,并将会夯实两国经济合作基础,进一步巩固政治关系,对两国长期的战略合作具有积极意义。  2。中俄天然气合作  天然气是中俄能源合作的重要领域之一。2004年,中俄曾签署天然气合作的最初协议,后经多年谈判,至今仍进展不大。其中,主要障碍是气价。中俄天然气合作要尽快有所突破,尚需双方在公平合理的价格框内,共同努力进行交易,方能达到互利共赢的结果。  3。中俄煤炭合作  2010年8月底,中俄在布拉戈维申斯克举行能源合作分委会例行会议期间,签署了中俄双方开展煤炭合作备忘录。目前,双方公司正就萨哈林煤田、埃列格斯特煤田及其配套交通设施等具体合作项目进行协商。为此,中国将向俄提供60亿美元贷款,用于煤矿开发及保障煤炭出口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按双方约定,贷款将具体用于俄境内煤炭产地的勘探开采,修建公路、铁路、桥梁、港口及其他基础设施,以及从中国向俄引进采煤设备,包括煤炭加工和提炼设备、矿渣回收处理设备等。与此同时,俄应保证对中国长期稳定的煤炭供应,未来5年,俄每年向中国供煤1500万吨,此后,每年供应将提高至2000万吨。  4。中俄电力合作  2005~2006年,中俄双方先后签署数个合作协议,开始谋划长期合作。俄方参与者是俄东部能源公司,中方参与者是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合作项目包括,在俄远东和外贝加尔地区分阶段建设装机总功率为1万~1.2万兆瓦的发电能力,以及输电线路。2009年,俄对华的电力出口倍增。当年,俄向中国出口的电量超过前10年的总和。  2011年2月,俄En+集团与长江电力公司宣布组建合资企业,拟开发位于俄东部地区的水、火电项目。首批3个项目总装机达300万千瓦,标志着双方由单纯的贸易转向联合生产。  5。中俄核能合作  中俄核能合作由来已久,至今,江苏田湾电站是两国核能合作标志性成果。未来双方还将在核电站建设、核燃料等方面深入合作。  中国现正处在大规模核电建设时期且是世界建核电装机规模最大的国家。核能合作除使中方可从俄方获得大量铀燃料外,两国还将联手开拓国际核电市场,参与国际核电站建设。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报名人数

酒泉西部计划考试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职位表

甘肃三支一扶考试报名条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