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省政法机关我做的人民群众最满意的一件事优秀事例三

发布时间:2021-01-20 19:22:18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载誉凯旋,马跃(左五)等民警在机场受到热烈欢迎。

​ 警务训练中的成进(右二)。

王姬星查找办案材料。

​ 打响跨国打击电信诈骗“第一枪”

​ 讲述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马跃

​ 整 理:本报记者 李永志

​ 去年10月30日,作为境外侦查组的一员,我登上了飞往马尼拉的班机,赴菲律宾参加跨国打击电信诈骗行动。境外侦查组由来自全国7个省份的30名精干警力组成。我所在的河北工作组有四名民警,组长是省公安厅大要案侦查支队副支队长张钧,成员有石家庄市公安局民警吴学猛、王少鹏和我。

​ 那一天,我的小女儿刚刚出生6天。作为一名“90后”民警,能参与这样重大的任务,我非常激动,可想到家里的妻儿,心里五味杂陈。到那里后,为防止泄密,我们隐瞒身份,采取走街串巷、秘密蹲守的方式开展外围侦查。当地气候湿热,气温30多摄氏度,我和王少鹏每天在一人多高的草丛中潜伏,三四个小时下来,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全身上下被蚊虫叮咬得又红又肿。王少鹏因此感染了登革热,持续高烧40摄氏度,15天不退。

​ 经过一个月的梳理,大部分线索都指向了菲律宾北部维甘市的几个小乡村。去年12月初,我和其他省份的三名同志从马尼拉转战维甘市,在没有支援和保护的情况下深入乡镇村落,开展进一步摸排。经过几天的努力,我们终于摸清了几个窝点的准确位置。

​ 回到马尼拉后,我们开始申请搜查令。但因为两国语言、法律、民俗、科技等多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菲方无法理解我国如此先进的刑事侦查技术,无法采信我们提供的证据。尽管我们将起草翻译的一米多厚的上百份案件资料完善了再完善、修改了再修改,尽管我们跑遍了马尼拉和维甘市所有的法院,把证据补充了再补充、解释了再解释,我们还是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这时,工作组已经在菲律宾度过了55天。

​ 申请失败了十几次后,2018年元旦前夕,专案组不得不撤回了一部分人,他们临走之前,我们抱头痛哭。不知谁开了头,大家共同唱起了《人民警察之歌》,我们发誓:坚决与不法分子斗争到底!

​ 尽管我们一直在努力,专案组还是接到了公安部的通知,2018年1月13日前申请不到搜查令,所有人员都要撤回。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在祖国的强力支持下,我们终于在2018年1月10日拿到了搜查令。

​ 积蓄已久的能量,在1月13日全面爆发了。当天清晨5时45分, 150多人的围捕队伍兵分6路,同时逼近马尼拉、维甘市的6个犯罪窝点。菲律宾国家特别行动队士兵以及国家警察局、网络犯罪侦查局、移民局等部门执法人员全副武装。我和战友们赤手空拳,以观察员和翻译的身份冲在最前。

​ 奔袭一夜,赶到行动地点的时候天光即将大亮。我们瞬间控制了外围的保安和武装力量,然后进入楼内。菲律宾特别行动队士兵猛地踹开房门,端着长枪闪身进入,我和战友迅速冲进房间大喊:“警察!趴在地上不许动!”咱们中国警察手里没有枪,在敌众我寡、力量悬殊的这种情况下,拼的就是谁的气场强大。“双手抱头!”我们用汉语高声大喊。异国他乡,突然听到熟悉的语言,大多数嫌疑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我们“镇”在原地。

​ 悄悄抹一把冷汗,留下看守的战友,我立即投入下一场战斗。我们和菲律宾国家特别行动队士兵密切配合,飞速冲击一个又一个房间,控制场面、清点人数。紧绷的神经在身体里突突跳动,拉紧的心弦在胸膛里铮铮作响,我的头脑里只有一种信念:决不能有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 15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从行动开始到抓捕结束,我们连续工作了40多个小时。

​ 2月26日,押解着首批73名大陆籍犯罪嫌疑人的包机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当我的双脚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时,我的双眼禁不住热泪盈眶……3月9日,我跟随公安部工作组再赴马尼拉,冲破重重困难,终于在4月4日,将在犯罪集团中担任组织者和骨干的78名台湾籍嫌疑人成功押解回国。

​ 150多天的海外鏖战,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我们熬过了“线索落地难”“搜查申请难”“行动开展难”“人员遣返难”四大难关,创下了我省警方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第一次出境侦查办案、第一次将嫌疑人押解回国、第一次将台湾籍嫌疑人押解回国受审等多个第一。这一仗,我们赢得漂亮!

​ “真”字诀科学用 挖邪教断毒根

​ 讲述人:石家庄市委防范办鲁万智

​ 整 理:本报记者 鲍娜军

​ 2009年5月,我从部队回到地方,从事对邪教痴迷人员教育转化工作。多年来,我捏准一个“真”字诀,科学破解邪教痴迷人员心态,转化各类邪教痴迷人员130多人,被评为省级教育转化能手和教育转化工作先进个人。

​ “真”字诀,很简单,大白话就是真心干实事,总结起来,是:讲真言撬心门,交真友动心弦,用真行触心扉,动真情暖心性,办真事感心灵。

​ 刘某,中年农村妇女,“全能神”痴迷者。她上有父母公婆,下有两个孩子,和丈夫经营一家小型机械加工厂,日子殷实平和。不料,2014年,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她受人迷惑走上邪路,修炼起“全能神”邪教。

​ 家里人说,刘某的“神”修“邪”了!孩子全不管,厂子全不顾,老人全不问。2015年秋,她揣上家里仅有的2万多元现金,不辞而别。43天后,钱花光了她回了家。2016年春,她再次出走“布道”。好好一个家,快被她“邪”破败了。

​ 2017年7月,刘某开始接受帮教。刘某痴迷邪教,认为我们是“魔鬼”、是“撒旦”,开始一句话不说,拒绝交流,一口饭不吃,绝食抗议。我曾想打退堂鼓,可看着她那两个没妈管的孩子和一旁愁苦的老公,我下决心:要把她转化过来,带回正道! ​ 我制订完善了攻坚转化方案,决定采取迂回战术,真情切入,科学释疑。

​ 我们先不和她谈“全能神”,让自我封闭的她先看电视、听新闻。我们帮她打饭,送蚊香、毛巾、香皂、洗衣粉、卫生纸,还带一些水果,态度友好和善。她不说话,不理我,我也照做不误。终于,第13天上午,看着我提去的苹果,她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 谢天谢地!她总算开口说话了。有交流,就能找到突破口!

​ 刘某认为世界是神创造的,神支配一切。我就拿电视、手机举例子,讲电视信号的传播原理、手机的发明过程与通话机制。她头一别:听不懂!说磁场和磁力线存在,她眼一瞥:糊弄人!

​ 科学才能释疑!我找来磁铁和一些细铁粉,在白纸上做磁力线实验。磁铁的移动中,刘某的眼神也在变化,拒绝在消散,关注在增加!当我用磁铁让铁粉变成柱状体站起来时,刘某惊呆了!我轻轻说:“这是科学呀,孩子们上学的课本里都有。来,让你的‘神’也做一做!”她两手搓动,真的想试,但过了一会儿,她放弃了:“弄不成,别试了。”

​ 这一刻,我抓住了她顽固思想开始动摇的“尾巴”。

​ 一天下午,天空电闪雷鸣。刘某神秘起来:“天打雷,神怒了,警告你们呢!”我认真解释:“那是带电云层发生碰撞,产生的放电现象,不是神的创造,更不是什么警告。不信,你也可以当一回‘神’。”

​ 听了我“大不敬”的话,刘某头摇得像拨浪鼓,满眼的恐惧、怀疑。我找来了几节干电池和一段导线。在一间采光不太好的房间,我拉上窗帘,和另外两位老师把电池串联,固定好导线,两根线头一拼,瞬间导线短路,火花立时四溅,电火花噼啪声同时响起。我让她自己动手,效果依然。我告诉她,如有大电池,电火花和噼啪声就成电闪雷鸣,现在我们都“神”了!刘某怀疑的目光渐渐释然。

​ 接触上讲解、实验、科教片后,“神”在刘某的心中一点点坍塌,科学的理念一点点建立起来。

​ 破除刘某心中的“神”,挖掉错误思想的根基,消除她惧怕的心理后,我开始批驳“全能神”的错误观点,指出“全能神”的欺骗性、迷惑性、危害性。

​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巩固,刘某认识到邪教“全能神”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本质,摆脱了“全能神”的精神枷锁,她开始有说有笑:“幸亏我到这儿了!我要是把家里能带走的钱都带走,再也不回来了,那才真上大当了!回去后,再不信‘全能神’了!好好过日子,照顾好老人孩子,多劳动,多挣钱,还要告诉那些信‘全能神’的人都别信了,那都是吃亏上当的事儿!”

​ 她丈夫和孩子接她回家时,看到她笑容灿烂了、眼神明亮了、妆容整洁了。她把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她哭了,孩子笑了,她丈夫激动地说:“变了,真变了!她回正道了,断了毒根了,我们的家回来啦!”

​ 教育转化,看似简单,其实不然。每一次转化,都是思想交锋、科学较量、人性碰撞。能够把邪教痴迷人员从一个对社会充满仇恨,不要家庭、不顾亲情的人,转化成一个爱党、爱国家、爱社会、爱家庭、爱生活的人,我对自己从事的转化教育工作感到自豪和骄傲!

​ 徒手夺下挥向群众的尖刀

​ 讲述人: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太阳城派出所成进

​ 整 理:本报记者 刘波

​ 2017年9月7日,秦皇岛市的旅游高峰期刚刚结束,作为太阳城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我难得有一天能够早点下班。和多年的好朋友约好去吃饭,但是派出所里总有些突发的情况,等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赶到约好的东方明珠城小区附近的烧烤店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晚餐变成了夜宵。而就是这顿来之不易的夜宵,让我赶上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 我到烧烤店的时候,二层的烧烤店里还有不少的顾客,朋友在一楼靠近房门的一桌等着我。我们点好菜后,没过二十分钟,二楼突然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有人借酒闹事影响到了烧烤店的生意,老板娘让服务员上楼劝醉酒的客人结账离开。没过几分钟,一男一女二人,大概都在30岁左右,从二楼下来,男的一看就喝得不少,有些愤愤不平,结账之后两人就离开了。后来听服务员说,两个人可能是男女朋友,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生了争执,男的喝多了摔了酒瓶子,还把自己的手机摔坏了。看似一场闹剧已经结束,但没想到,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 晚上10点多,烧烤店里的客人只剩下一楼的两三桌,其中包括我和我的朋友,老板娘和服务员在店外摆了一张圆桌,准备吃晚饭。可就在这时,刚才闹事的男子不知怎么又返回来了,在店外与老板娘吵了起来,没一会儿就把店外的桌子掀了。这样醉酒闹事的男子我见多了,再次见到醉酒男子,我也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警觉。

​ “你们得赔我手机,还我手机卡!”醉酒男子不断地叫嚣着。老板娘不停地跟他解释:手机是你自己砸坏的,手机卡服务员已经捡到了,放在二楼的窗台上,你可以自己去拿。可是醉酒的男子依然不依不饶,说如果不赔手机,就砸了烧烤店。无奈之下,老板娘只有报警。

​ 老板娘一说要报警,醉酒男子更加变本加厉了,从店外闯进了店内,他到处寻找物品。我以为他是想找酒瓶子吓唬吓唬人。但是男子没有拿啤酒瓶,而是直奔柜台去了。“你还想抢钱吗?”老板娘也有点急了,想要喝止醉酒男子的行为。男子嘴里说着不会拿店里钱,可却一直没有停止向前的脚步,嘴里骂骂咧咧地走近了柜台,一转身就进了柜台后的操作间。醉酒男子再从操作间出来的时候,右手背在身后,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他拿刀了!”

​ 随着这一声喊叫,醉酒男子突然跟发疯似的,右手伸直,极速向前奔跑,嘴里喊的声音变得更加尖厉。突发的情况就在电光石火间发生,老板娘站在门口还没退出门外,眼看着男子的刀直冲着她就过去了。我和朋友就坐在门口,眼看着一把尖刀从我面前一晃而过,说时迟那时快,我本能地让过尖刀,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胳膊,顺势将他按倒在对面的餐桌上,利用擒拿手法,抓住了他的手腕。“撒手!”随着我的一声大喊,男子手里的尖刀落地。我这一串动作可能还不到一秒钟时间,几个服务员反应过来后,按住醉酒男子,已经是他被制服几秒钟之后的事情了。男子被制服后,还不停地喊着要手机、要手机卡。我嘱咐服务员不要打他,随后男子被移交给了出警的民警。惊魂未定的老板娘,待缓过神儿来之后,直向我道谢说:“要不是您出手相救,真不知会酿成什么后果!真是太感谢您啦!”

​ 这件事发生后,不知道怎么着,我制服醉酒男子的监控视频被传到了网上。这之后,人们都知道了我是个警察,给了我个绰号叫“夺刀哥”。好多人见了我都问,夺刀的时候你就不害怕吗?说实话,那个时候没时间想,等你想好了可能惨剧也就发生了。但是要是再遇到这种情况,我还会做出快速的处置。因为我是警察,无论我是不是穿着警服,我都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全!

​ 十小时鏖战 让受害人从放弃七万元到获得九万元

​ 讲述人:沧州市公安局新华分局经侦大队王姬星

​ 整 理:本报记者 陈兆扬

​ 2017年12月,根据省政府的统一部署,HJJ案资金清退工作正式开始。作为沧州新华区此案的主办侦查员,因为熟悉案件及相关人员的情况,我主动请缨负责本辖区涉案受害人的退款工作。

​ 清退工作开始后,我们发现HJJ集团公司的内部数据残缺不全且有错误现象,加之部分投资群众将投资材料丢失,导致资金清退十分困难,其中最为典型、最为艰难的当属受害群众李某。

​ 别人的合同只要向系统上传一次就能通过,但李某的合同经我多次向HJJ资金清退平台上传,就是无法审核通过。时间久了,李某对我有了意见,认为我工作不负责任,是有意刁难他。为及时消除误解,我抽时间把李某叫到办公室,当着他的面与廊坊审核组电话联系。三个小时内,我给审核组人员连续拨打了20多个电话,嗓子都喊哑了,可问题还是没解决。尽管如此,从李某的眼神中,我看出他已对我产生了信任。

​ 消除误解不是最终目的,关键是要帮助李某解决好这件事,于是我决定去趟廊坊。在去之前,我将李某合同原件、投资收据、银行交易明细等材料统统备齐,并写了一份详细的说明材料。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了。到廊坊审核组后,我立即与审核组人员逐层逐级说明情况。审核组最终认定李某的HJJ投资合同编号应为3867,是被原HJJ工作人员错记成4867,因而造成无法审核通过。当合同审核通过时,天色已黑。

​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李某在HJJ集团投资了一种“提金卡”业务。这种业务投资者可以随时向“提金卡”里存储资金,并随时可以操作进行买卖交易。因自己可以随时交易,且黄金价格随时波动,这就为李某清算本金以及收益埋下了隐患。李某自己回忆,“提金卡”中剩余资金是7万元,而HJJ系统中显示剩余9万元。因李某提供的数据与系统不符,不能对其进行资金清退。对此,我多次查询了系统,发现李某通过“提金卡”一共进行过23笔交易,而这23笔交易,李某只能提供出3张交易凭证。通过翻找原办案扣押的账目以及材料,我帮李某又整理出15张交易凭证,但仍少5张交易凭证。此时,已有部分群众得到了清退的资金。为了不耽误自己另一份合同中60万元的退款,有一天李某找到我,面带沮丧地说:“提金卡里的7万元钱,我不要了。”当时听到这话,我能感觉到李某内心的绝望。我立刻安慰他说:“你先别着急,这事交给我,你等我的好消息。”李某听了我的话,显然很感动,他握着我的手说:“无论结果怎么样,今后我都认定你这个哥了。”

​ 任何一种业务都有一定的理论和规律,“提金卡”业务也是如此。下午下班后,我决心啃下这块硬骨头。我凭借自己在经侦工作多年所学的会计学、审计学、期货交易等多学科技能,利用现有的18张交易凭证,推理李某当时情况。我一边推理研究,一边结合银行交易明细分析计算,不知不觉时间已从18时到了第二天凌晨4点。

​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连续10个小时的努力,最终计算出李某“提金卡”应剩余9万元,并形成了详细的文字数据报告。我连夜将18张交易凭证、银行交易明细及数据报告上传到HJJ清退系统。第二天,廊坊审核组回复完全认同我制作的数据报告,认可“提金卡”应清退李某9万元。当我告知李某这个消息时,李某激动地连说了三句“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其他话再也说不出来,只是傻笑。我用了10个小时,让一个绝望的人从放弃7万元到最终获得9万元,其实我比他还高兴。

​ 李某获得清退资金后,为表示感谢,为我们单位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书写着“为民办事关怀备至,为民排忧情深似海”十六个大字。送锦旗的那天,纯朴的李某还是一直傻笑,但我知道,在李某那憨憨的笑容中,写满了对我工作的充分认可,更写满了对公安工作的无比满意!

江西妇幼保健院预约电话

济南中医医院地址

黄山市人民医院

济南市口腔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