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割掉一只睾丸割不掉年浩荡夫妻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45:42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div>

一东北壮汉做完小小的疝气修补手术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左侧睾丸神秘失踪,随即打起了长年累月、错综复杂的医疗官司。为了不连累妻子和孩子,他主动向妻子提出分手。几年后,他为那只丢失的睾丸讨回了公道,但又先后患上了脑血栓和尿毒症。绝望之际,大义的前妻毅然回到他的身边,与他共抗病魔,陪他走过生命里的每一天……

睾丸不翼而飞,“蜚短流长”哪能扛得住

1996年3月的一天,家住吉林省红石镇的李兴东突然感觉腹部不适,到当地卫生院就诊。医生诊断为左侧腹股沟出现肿物,需做疝修补手术,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术,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术后的第三天,李兴东发现左侧刀口上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胀痛得厉害。他伸手在疼痛部位摸了起来,无意中探到了阴囊,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他惊呆了:自己的睾丸不翼而飞!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相信那只好端端的睾丸没了踪影,一遍遍挤压阴囊,左边的那只真的没有了,而右侧的那只还在里面。妻子吴桂华见丈夫脸色难看,便开口问他哪里不舒服,李兴东挥舞着手臂说:“没事,没事,我想吃水果,你去给我买点苹果吧。”支走妻子后,他喊来主治医生,说:“医生,我左边的睾丸不见了,我觉得刀口上部的肿块就是睾丸。”医生安慰他说:“那是手术后引起的炎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他追问医生:“我怎么少了一只睾丸?”医生避而不答,他以为过些日子藏在肿块里的睾丸就会“回落”到阴囊里,也就没有多往坏处想。

一个星期后,李兴东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后,他让妻子灌热水袋给他热敷伤口。几天后,肿块越来越大,他感到很奇怪:“这只跑错地方的睾丸怎么越长越大呢?”李兴东寝食难安,情绪十分低落,伤口处火燎般疼痛。吴桂华觉得丈夫的神色不对,再三追问,李兴东看实在瞒不下去了,吞吞吐吐地向妻子说出了睾丸丢失的真相。吴桂华一听,当场吓晕过去……

几天后,在妻子的一再鼓动下,李兴东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在那里,医生给他做了腹腔囊肿、囊壁部分切除术及腹腔引流术。可是,那只丢掉的睾丸再也找不到了。李兴东哪能咽得下这口气?出院后,他嚷着要去红石镇卫生院,找主治医生拼命,但是吴桂华却不同意:“这是件丢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没啥好处,宁愿私了,也不能公开啊。”他想想说得也对,就怒气冲冲地走进红石镇卫生院,找主治医生私了:“我被你割掉了左边的这只睾丸,你打算怎么办?”医生一把将他推出门外,恶狠狠地说:“你想借机敲诈我啊,没门!我告诉你,你这是先天性无睾丸,医学上称之为隐睾。我是不会认这个账的!要算账,找你父母算去。”李兴东听后简直气坏了,但无奈,他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得懊恼地回家了。

第二天,李兴东生下来就少一只“蛋”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红石镇,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李兴东和妻子在镇上经营着一家烟酒店,原来生意一直很好,但自从有了这个传言以后,就很少有顾客来光顾了。有一天,李兴东走在大街上,看到两个熟人,正想同他们打声招呼,胖子故意对瘦子说:“老弟呀,我说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呢?”瘦子故意抬高声调说:“老兄呀,难道你想做太监不成?我告诉你,古代的太监个个是细皮嫩肉!”此后,李兴东轻易不敢出门,就怕人家在他背后指指戳戳:“就是他,就是他!一个生下来就少只‘蛋’的假男人!”

李兴东在家里窝了两个多月,越想越气愤,自己好端端的生活就被一个小手术毁了,真是不甘心。为了讨个公正的说法,李兴东在律师的建议下,将红石镇卫生院告上法庭,但几经周折,他没拿到医学鉴定结论,反而被“敲诈医院、谋取不义之财”的说法搞得他颜面尽失!

更糟糕的是,那只神秘失踪的睾丸,让这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大大变味。李兴东的心里总是有阴影,感到自己失去了男子汉的雄风,夫妻之间的甜蜜动作不复存在。一天晚上,他躺在炕上,妻子来了性趣,一把搂住他,说:“你丢掉了一只睾丸,还有一只呢。我已打听过了,这不影响我们的夫妻生活。”他没好气地说:“你觉得我还有这兴趣吗?我已经和正常男人不同了。在打赢这场官司之前,我绝对不会碰你!”说完,他翻转身子,给妻子以冰冷的脊背。妻子一把扯住被子埋住头,低声哭泣起来。他听而不闻、心如刀割,却不愿意搭理她……

后来,那只传得沸沸扬扬的睾丸,连孩子们也受到了牵连!在学校里,女儿李晓蓉、儿子李晓刚常被一些同学暗暗嘲笑,很多同学投来了怪异的目光,导致姐弟俩情绪波动,成绩急剧下降。虽然姐弟俩从来不向爸爸提起此事,但李兴东从他俩躲躲闪闪的眼神里读懂了一切,他的心总是在不停地滴血!

因长时间没过夫妻生活,吴桂华的脸色失去了往日里的滋润和光泽,竟成了竞争对手的攻击目标。有一天,在进货途中,她遇到了那个同样在镇上开烟酒百货店、与她有“过节”的女店主,正准备躲开时,对方指着她的鼻子说:“吴桂华,听说你嫁给了一个太监!”说完,扬长而去。吴桂华追上去,一把扯住她说:“你老公才是太监呢。”于是,两人当众叫骂、撕打起来,最后惊动了派出所民警。

当天晚上,吴桂华披头散发回到家里,第一次朝李兴东发起了火:“别人都说你是太监,你是不是太监呀?这么多天了,你都不碰我一下,不是太监是什么?”他默不做声,听任妻子大吐苦水,他知道妻子为了他受了很多委屈。夜深人静之际,他躺在炕上辗转反侧,眼里汪满了泪水。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赢这场官司,洗清自己的不白之冤!

李兴东一路走来,心中有说不出的苦

“逼迫”妻子离婚,只为轻松上阵

李兴东不顾妻子的强烈反对,踏上了艰难的诉讼之路。他每天不是忙着与律师见面,就是向有关部门递送材料,遗憾的是官司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亲戚朋友都劝李兴东不要打这场官司:“医疗事故官司不仅难打,而且得花很多钱,即使官司打赢了,也没啥意思……”他则旗帜鲜明地说:“无论如何,我都要为自己讨个说法!不然的话,那只睾丸丢得太冤枉了!”

官司连连受阻,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议论。他不忍心连累妻子和孩子,萌发了离婚的念头,让妻子带着女儿和儿子重新去寻找幸福生活,自己专心致志地打这场官司。他说:“要打赢这场官司不容易啊,我不想让你和孩子跟着我受罪。”

一听这话,吴桂华抱着他放声大哭:“我当年嫁给你,相中的是啥?还不是图你人品好……”他说:“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我们早就不睡在一个炕上了,不就等于离了吗?”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一辈子跟你走!”李晓蓉、李晓刚也不同意父母离婚,说:“爸爸,你已经成了本地的新闻人物,如果与妈妈离婚的话,岂不是给人添加笑料?”

李兴东哭着说:“我哪忍心连累你们母女仨呀。”说到最后,一家四口哭作一团。吴桂华说:“我支持你打这场官司。你清白了,我跟着高兴……”

经苦苦奔波,李兴东终于拿到吉林市卫生局的医疗事故鉴定报告,确认他的这一手术为一起严重的医疗差错。拿到这一至关重要的鉴定,李兴东喜极而泣,妻子和女儿、儿子也跟着高兴。虽然看到了希望,但官司的进展情况非常缓慢,外出吃、住、行及请律师的费用花去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他快要挺不住了,只能在夜里偷偷地流泪,而白天打起精神,一次次强迫自己坚强、坚强、再坚强,不让妻子和孩子看出内心深处的软弱。他喃喃自语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就不信打不赢这场官司!”

为打这场没完没了的官司,李兴东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后来还不得不到处借钱。因为镇上居民戴着有色眼镜看他,烟酒百货店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妻子从未说过一句责备的话,可他心里总觉得有说不出的痛。因专注于打官司,他变得神情恍惚、痴痴呆呆,一次横穿马路时,差点儿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车撞翻,驾驶员伸出头来,骂道:“你找死啊!”他惊出一身冷汗,扶住一棵行道树,禁不住泪如雨下。他想来想去,觉得与其让妻子和孩子跟着自己吃苦,不如与妻子分手,由他一个人来承受天大的压力。

那天回到家,他跪下来求妻子:“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你去找个好男人吧。” 吴桂华也跪在他的面前,求他不要拆散这个家。夫妻俩抱头大哭,直到两个孩子放学回来。此后,他又多次向妻子提出离婚,他说:“我会为你祝福的。这场官司很难打,我已做好打一辈子的准备了。我不想再拖累你和孩子了。”吴桂华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安慰他说:“无论多苦多难,我都要同你在一起!我要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吃点苦、受点累算得了什么?”

妻子爱的话语,像钢针一样插在他的心里。他多么想走上前把妻子拥在怀里,好好地吻一吻啊,但这场悬而未决的“睾丸丢失官司”打消了他的“雅兴”,他转身就去找律师了……

李兴东加快了“逼迫”妻子离婚的步伐,他难以消受妻子的善解人意,命令自己不能心软,应该对妻子“狠”,将她往“死胡同”里逼。他故意找岔儿同妻子吵架,动不动就指责妻子没把桌子抹干净,饭菜做得不可口,衣服洗得不干净。见货柜上摆着的货物没卖出去,他故意冲她发火说:“老子打官司等着花钱,你却进了这么多卖不出去的烂货!”说完,他将货柜上的香烟、饼干、啤酒等拿下来,往地上摔。

终于,在丈夫日复一日的无理取闹下,吴桂华只得同意离婚。2000年7月,李兴东带着数万元欠条,离开红石镇这块伤心之地,回到自己的老家,借住在一个弟弟家里,每天都在为打官司而疲于奔命。前妻吴桂华则带着两个孩子,仍然苦心经营着濒临倒闭的烟酒百货店。他一直不能忘记前妻那句充满哀怨的话:“你走吧,你快点走吧!你去打你的官司吧!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李兴东在弟妹们的支持下,一身轻松地投入到这场没完没了的官司之中。2000年底,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称红石镇卫生院存在着严重医疗差错,李兴东应当得到赔偿,但他在规定期限内,未向法庭提供有效证据,故无法估量他的实际经济损失。这意味着他打赢了这场官司,却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还要承担上千元的案件受理费。

拿到了一审《判决书》,李兴东哭笑不得,他对弟妹们说:“我把这只睾丸割下来,拿到医院去卖,也能得到7万8万的!哪能如此便宜红石镇卫生院?”随即,他又上诉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详细的核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撤销了一审判决,法官当庭查验了李兴东的刀口后,给他做了伤残等级鉴定,被定为9级伤残,判定红石镇卫生院赔偿李兴东6万元,李兴东的心里总算踏实了。

好妻子陪绝症丈夫走过生命每一天

官司是打赢了,但是这几年来的奔波,把李兴东折磨得不成人形,体重下降了25公斤,健康状况一塌糊涂,而一波波追债的债主更是把他弟弟家的门槛都踏破了。这时候,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前妻吴桂华。白天还好些,晚上躺在冰冷的炕上,他在心里疯狂地惦记着妻子。除了打官司,他很少与人接触,没听到任何与呈桂华有关的消息,他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2003年底的一天,他突患脑血栓,被弟妹们发现后急送至市人民医院抢救。度过危险期后,主治医生告诉他的弟妹们:“今后,他的生活基本上不能自理,更不能干活。他病成这个样子,能保住命就很不错了。”

此时,女儿李晓蓉已经从高中毕业,她从叔叔处得知爸爸病危住院的消息后,特地去医院看望他。见到女儿来了,李兴东真是百感交集,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说:“晓蓉,爸爸最对不起你们姐弟俩,还有你妈妈。要怪就怪那个倒霉的疝修补手术啊!我离开你们,是不得已的,我只想让你们姐弟俩跟着你妈妈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话未说完,他昏死过去。抢救醒来后,李晓蓉告诉他:“妈妈一直都没有结婚。有不少人给她张罗对象,都被她拒绝了。她还活在过去的记忆里,一直都在爱着你。她等着你打赢官司后,主动去找她,向她认个错。她肯定是会原谅你的……”他一把将女儿揽在怀里说:“爸爸求你了,你不要把我住院的情况告诉你妈妈。我都病成这个样子了,哪一天说走就走了,我不想再伤害她了……”李晓蓉只得含泪同意。

半个月后的一天,李兴东正躺在病床上静静休息时,三弟对他说:“哥,你看谁来了?”他睁开眼睛,原来是吴桂华!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病床前,两眼紧盯着他。他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你过得好不好?遇到好男人,你就凑合着跟人家过吧。”一听这话,吴桂华失声痛哭,责备地说:“你到现在还不了解我?夫妻本该有难同当,关键时刻,你却把我一脚踢到门外。李兴东,我恨死你了!”

此后,吴桂华天天守在病房里,陪他说话解闷儿,给他买来好吃的,为他端屎倒尿,他一次次感激涕零。为了节省住院费用,2004年2月初,他办理了出院手术,带着医院配好的药回到家里。吴桂华搀着他,轻轻地说:“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照顾你一辈子。”他也笑着说:“我感觉好像回到了我们刚刚相识的那会儿……”

生活本来已经向这对不幸的夫妻展开了笑容,他们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可以克服所有的困难,但是,病魔又一次接踵而来。2005年春节后,李兴东在一次复查中,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属于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这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为了给丈夫治病、还债,吴桂华不顾丈夫的反对,毅然将烟酒百货店转让出去,并要求在外打工的女儿和儿子每个月都要给爸爸寄“救命钱”。没了住处,吴桂华带着李兴东在红石镇租了一间简陋的平房,天天陪在他身旁。天冷时,两人舍不得添块煤,就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没有电视看,两人就时常在大脑里放“电影”,一起回忆当年相识、相恋、结婚时的情景,点点滴滴的爱意涌上心头。两人不说话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只是相互握手、拥抱、接吻,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吴桂华时常说:“兴东,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陪着你,每天都开开心心地过……”

发稿时,笔者获知,这对历经磨难的夫妻还打算举行简单的复婚仪式,邀请双方亲友到场见证两人失而复得的爱情。本刊真诚祝愿,李兴东在爱妻的体贴、关爱和呵护下,走出人生低谷,能再次创造新的生命奇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