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少年七年牢狱满后出来自投罗网进了被害者家打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6:38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阳春三月的一天,阿烷背着简单的行装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一下车他就傻了眼,熟悉的家园,早已成了一片拆迁后的废墟。阿烷叹了口气,走进拐角处的一家火锅店。他叫了碗牛肉粉丝,却毫无食欲,只是望着窗外发呆,好像在寻找儿时嬉戏的影子。

“孩子,你也爱在这里吃牛肉粉丝?我儿子……”一个憔悴的老妇不请自到,坐到了阿烷的对面。阿烷不善交际,可不知为何,这个陌生老妇的这声称呼,让阿烷感到了久违的亲情。于是,你一言我一语两人聊了起来。老妇自称林姨,有个也爱吃牛肉粉丝的儿子。今天儿子去春游了,故她特地在这里等候儿子回来,吃碗粉丝再一起回家。

更幸运的是,得知阿烷还没找到工作,林姨热情地邀他去自家的小杂货店帮忙。阿烷正愁无处安身,自然求之不得。阿烷跟林姨来到了南街杂货店,草草收拾后安顿了下来。可不知为啥直至晚餐时分,仍不见林姨的儿子回来。更让阿烷不解的是,几次欲问,都被林姨的女儿莉红制止。

次日,林姨的女儿莉红悄悄把阿烷拉到一边:“小兄弟,谢谢你陪我妈聊天,我妈的情绪稳定多了,今天她没去等我弟弟。其实,我弟弟早就死了,七年前出门去春游就再没回来。可我妈仍天天去等他。我妈她,她这里……”莉红有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

阿烷惊愕万分,他想不到林姨多次提及的那个爱吃牛肉粉丝的同龄人,原来早已经阴阳两隔。七年如一日等待永无归途的亡儿,是多么深沉的母爱与磨难。阿烷感慨万千。他原打算暂时在此落脚,有机会再另谋职业。听了莉红这番话,阿烷动了恻隐之心。看看这家人,弱的弱,老的老,杂货店里的粗活、重活,确实需要个男的才能承担。于是,他决定先留下来干段时间再说。

日月如梭,眨眼阿烷来南街杂货店打工已有半年。虽然这里待遇不高,活儿不轻,但雇主母女对他十分友善,除了同吃同住,他的工钱从无克扣拖欠。更主要的是,阿烷在这里感受到了林姨的慈爱,莉红姐的手足亲情。只要能亲如一家地相处下去,阿烷甚至别无他求。

但事与愿违。“中秋”节的晚上,从东家林姨的卧室传出了母女俩的争执。次日,林姨的女儿莉姐双眼红肿,泪痕满面,见了阿烷也是一反常态,冷若冰霜。阿烷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知道莉姐心情不好,肯定是林姨的病又犯了。

阿烷早已从莉姐口中得知,林姨从儿子不幸早逝后,便落下了间隙性精神障碍的病根。阿烷知道“中秋”佳节,本就是合家团圆的日子,街坊邻居儿女成双,欢声笑语的喜庆场面,一定让林姨触景生情想起了亡儿,引发了旧疾。俗话说,久病无孝子。莉姐侍候了病母整整七年,忙得至今连男朋友也没找过。她是如何的身心疲惫可想而知,也真是难为她了。阿烷十分同情莉姐,也很想让林家母女走出亡者的阴影。

“中秋”后的第三天,莉姐又默默地对着张泛黄的照片黯然神伤。阿烷知道,这一定是莉姐怕林姨伤心,悄悄藏匿的已故弟弟的照片。也许,是好奇心的驱使,阿烷很想知道,把亲人带进痛苦深渊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机会终于来了,阿烷趁莉姐陪伴林姨上医院的时候,偷偷地找到了那本夹照片的旧书,他急忙打开一看,“啊——他、怎么、怎么会是他——”倏忽间,阿烷浑身一震,脸色激变。他清楚地记得七年前的那场斗殴;记得和另一拨小混混决一胜负时,那个突然闯进来吃牛肉粉丝的中学生;记得自己的水果刀,误插进那个大男孩胸口时,男孩瞪着他的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阿烷原以为七年的牢狱、父母的绝情,足以抵消年少时的过错,此刻他才明白,七年前那罪恶的瞬间,给这位可怜的母亲留下了一生的遗恨。

阿烷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走进的竟会是他的家。这、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若是让林家知道自己就是杀害他们亲人的凶手,还不生吞活剥了他。阿烷想到后果不寒而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阿烷打定主意找机会溜之大吉,连工钱也不要了。

还未等阿烷找到溜的机会,林姨病倒了。林姨忧郁成疾,她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莉姐关了杂货店,天天和阿烷一起陪伴,照顾在林姨的身边。“孩子,回家,快回家……”弥留之际的林姨昏睡中常喃喃自语,睁开眼又望着阿烷欲语又止。

三个月后,林姨走了。办完母亲的丧事,莉姐把一封信递给阿烷。“……孩子别任性了,快回家吧。别怪你父母不肯接纳你,你接纳过你的继父吗?不要再伤你母亲的心了,她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我帮你打听过了,这一带拆迁的都搬进了清苑小区,去找她们,去求得她们的原谅。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原谅你的,因为我是个母亲,我知道母亲的心……”

阿烷不知道林姨咋会晓得他是不被父母接纳的人,更不知道林姨在悄悄帮他打听母亲的下落。当然,他更庆幸林家最终没把他认出来。

阿烷决定回家。也许,阿烷要把这块给了他亲情温暖的地方,留进记忆的深处。走前,他抓起水桶、拖把,卖力地为林家打最后一次工。在清理林姨卧室时,一个手绢裹着的小包从林姨的床角跌落,阿烷赶紧捡了起来,只见里面是一叠婴孩至初中生模样的照片,照片下还有张对折的纸,阿烷好奇地打开,这是一张七年前的通缉布告,上面是个刚满十七岁,名叫刘达烷的少年……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