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演员干涉剧本就是戏霸? 话语权之争发酵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39:27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演员干涉剧本就是戏霸? 话语权之争发酵

编剧与演员是天敌?制图张佳琪

宋丹丹与宋方金的这场“双宋”争执,与其说是为了辨清谁对谁非,更是一场话语权之争——影视作品的创作过程中,编剧、演员、导演、制片人,究竟谁说了算?这一话题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圈内人参与到讨论中。

同样由宋丹丹出演,正在北京、东方、安徽、深圳、陕西五家卫视播出的《我的儿子是奇葩》并没有遭遇《美丽的契约》同样的问题,该剧编剧张琦昨天告诉记者,虽然宋丹丹也改动了一部分台词,但剧本的完成度达到了90-95%,“对我来说这部戏里的改动我可以接受。其实这场争执中,谁对谁错不重要,关键是,这将有利于行业将来的规范性,这是好事”。□晨报记者 朱美虹

[最新动态]

《美丽的契约》第一稿编剧发声

架不住忽东忽西的意见

继宋方金前晚发表了讨论演员和剧本关系的最后一篇长文回应后,此前在“两宋之争”事件中一直未发表看法的“年轻编剧”,即《美丽的契约》的第一稿编剧唐宇,昨天终于也按捺不住讲述和他有关的事情原委。

前天,宋方金晒出了自己创作的前三集剧本,希望由大众来评判。他强调,自己作为编剧其实非常喜欢改剧本,“我从不否定即兴创作,但即兴创作不是随心所欲,因为电视剧是一种大众艺术。”

而昨天,唐宇也讲述了自己退出创作的原因,“《美丽的契约》在我这里原名《祝你幸福》,是有完整剧本的。我想,宋丹丹老师、余淳导演应该是看过剧本才留了档期。剧本恐怕也不是一文不值的。我退出是因为架不住忽东忽西的意见,一会儿要把宋丹丹老师的角色改成‘土掉渣的农民’,一会儿要把宋丹丹的角色改成‘富婆’,那我就找不到北了,也伺候不起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制片方找到了宋方金,但此时已是7月初,离8月开机只剩下一个月,导致剧本尚未完成就开机。唐宇暗示,宋方金改后的剧本与他原先的版本已完全不同,而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还是由于制片方没有确定创作方向,“编剧十月怀胎、平地挖饼,很不易,大楼雏形你如果认可,那就添砖加瓦。都拆了,你不还得从打地基开始吗?恐怕对谁都无益处”。

演员干涉剧本就是戏霸?

关于演员能否改剧本,在多年前就有过争论。当年,那些会干涉剧本、乃至主创阵容的演员被称为“戏霸”,李保田、陈宝国、陈道明、姜文、李幼斌等都曾被冠上“戏霸”之称。对于“戏霸”的头衔,李保田就有过一句名言:“‘霸’是品质的保证”,“我只在创作上强势,所以不需要解释,越描越黑。拍摄时,我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除了年三十休息一天,没有休息过,晚去半天,一定是在家调整剧本。我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工作如果没有一点点霸道,就无法统一在一个总体设想里面”。

陈宝国则承认自己力求完美,难免会得罪一些人,不过他否认自己会擅自改戏,“我最不喜欢改戏,演戏前也不喜欢跟别人对戏,说我想怎么演怎么演,这样会干扰别人的思路。我甚至都没和儿子对过戏,因为我觉得表演是鲜活的,演员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演,如果有人随便改戏,让大家提前把台词都‘咬死’了,那演起来就没意思了”。

昨日,正在上海的曾志伟谈及拍摄时编剧与演员的关系,称作为演员,自己绝对尊重编剧,但也会改动台词,“对剧本做不做改动,我觉得是有喜剧和正剧的区别。作为喜剧,编剧是给出一个框架和点子,但台词是要现场根据演员的自我表达习惯做出改动的。比如,我和王祖蓝,不会对剧本做任何改动,但对于台词,一定是用自己的话把台词重新演绎一遍,和剧本相比肯定有所改动,编剧写的时候又未必知道谁来演,也未必了解演员的说话方式。(这是否不尊重编剧?)不会啊,编剧应该鼓励演员用自己的话来演,只要照他写的意思就可以了。”

影视创作究竟谁说了算?

影视作品创作到底谁说了算?张琦认为应该分情况来看,“《我的儿子是奇葩》是片方订制的,在这种委托创作的情况下,谁有权修改应该掌握在制片人手中,毕竟编剧就是拿钱写命题作文,效果好不好应由制片人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如果剧本是编剧原创的,遇到人物关系、剧本结构等重大调整必须要和编剧沟通商量,如果编剧不满意别人的改动完全可以撤出”。在张琦看来,《美丽的契约》最大的问题在于剧本尚未准备充分就仓促开机,导致演员等不起编剧来改剧本,“如果剧本经过充分的开发研究后再开机,会大大降低不确定性。”不过,曾经担任过电影导演的张琦也承认,不少编剧因为不参与拍摄,对于现场拍摄瞬息万变没有充分了解,这也导致了编剧会与制片人、导演、演员产生对立情绪,“比如剧本中写到下雨,但可能因为借不到消防车等种种原因没法下雨,在这种情况下,导演、演员根据现场改剧本也无可厚非”。

对于这一站在双方立场的观点,六六表示同意,“做编剧多年的感受:电视剧是集体的艺术。在编剧阶段要体验生活积攒故事,在导演阶段要配合导演理解和创作故事,在演员阶段要依据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加以说服和修改。优秀的演员对故事的确有提升作用,但好导演和好演员都不可能在剧本领域超过好编剧。大家都是板凳腿,一腿不足以支撑全凳,遇荣誉要感恩他人,遇失败要检讨自己”。

国外演员不动台词,中国行吗?

编剧、导演、演员等之间有矛盾,不单单中国如此,就算是产业成熟的好莱坞也不可避免。不过,和国内如今还在纠结于“谁听谁的这个问题”不同的是,国外已经早早确定了制片人中心制的行业规范,即制片人说了算。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好莱坞影片《为奴12年》在奥斯卡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改编剧本等奖项,然而佳绩背后也隐藏着矛盾,该剧编剧约翰·雷德利和导演史蒂夫·麦奎因为在奥斯卡当晚互不理睬,从而牵扯出了二人因剧本署名问题上的纠纷,据悉,起初是导演麦奎因找来雷德利写剧本,但由于导演未完全按照编剧交来的剧本拍,进行了大量修改,因此导演提出在编剧栏上联合署名,遭到雷德利婉拒,两人矛盾越积越深。最终还是制片人布拉德·皮特进行了调停。

在好莱坞,电影剧本的生产是流水线式的,得以署名的编剧多是剧本生产的统筹者或最后定稿的大牌编剧,而电视剧创作往往是以一两位核心编剧为主,整个编剧团队同时参与创作。知名编剧一般都隶属一家大型经纪公司,在完成一个剧本后,他做的往往不是接触投资方,而是在经纪公司内部寻找对该项目可能有意的明星、导演,如此一来,拿出的就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想法和剧本,而是一套核心主创班底,一旦项目成形,编剧往往兼任了制片人的角色。在美剧生产中,署名“作者”的往往是首席编剧和执行制片人,这样的双重身份能保证对剧集的控制力,《神探夏洛克》、《迷失》、《国土安全》等都是典型案例,在这一制度下,演员基本不能改动台词,也无法干预剧情走向。而国内编剧羡慕的韩剧“编剧中心制”,其实还是制片人占了主导地位,因为是制片人先选择编剧、导演,然后编剧、导演和制片人三方来完成大纲、选择演员,进而边拍边播。

目前内地一些编剧对自身权益、地位的怨言,根本问题就在于担任的仅仅是个写剧本的角色。不过近年来,内地已经出现一些编剧往制片人的方向发展,如于正、简远信出品的电视剧虽然口碑褒贬不一,但收视率都不低。 创作过《楚汉传奇》等剧的编剧汪海林也开始了这样的尝试,“我在行使制片人判断的时候,会更好地结合编剧的创作初衷。例如在演员的选择上,更容易权衡利弊,我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妥协,什么地方不可以妥协”。

玉翁种植方法

药材的种植技术

刺梨种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