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旅馆里的片羽吉光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7:38:28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小旅馆里的片羽吉光

多数时候,在异乡只住一晚的小旅馆里,虽然床头准备纸和笔,但我并不能写出深刻的东西,周围的环境是陌生的,思想和情感不会像纸袋子里的咖啡那样,很快溶化。房间里的一切,与我的文字,短时间内并无匹配。所以,在外面采访住旅馆的时光,写出的文字大多是肤浅的,对一个城市的感受,并不匆匆忙忙写出,我会像一头牛,先将那些草料吞下,带回去,留在胃里,慢慢反刍。

上海的小旅馆,隐藏在一条弄堂里。门面很小,粗心的人会错过。多年前,我和陈二狗到上海游玩,住在苏州河畔的一家小旅馆里。旅馆里有上铺和下铺,我躺在上铺,陈二狗睡下铺,我们拥着有淡淡身体味的被子,在读《情爱论》。旅馆的窗户,正对着一户人家,我听到那个年轻的上海女人,一边在哗哗的水龙头上泼泼地洗着衣裳,一边用嗲嗲的上海话,和她的老公说着家常,“今晚侬吃啥东西?”我和陈二狗饿了,想到弄堂口去吃馄饨和小笼包子。陈二狗临出门时,用一把梳子,醮点水,整理一下发型,我们就步履铿锵地走出小旅馆。

苏州的小旅馆前身,往往是一座传统砖木结构的私人住宅,有几百年历史。宅第以江南粉墙黛瓦、太湖石、小桥流水作衬托,镂花窗在寂静的庭院“吱嘎”作响。曾是温婉私密的私家宅第,现在变成一家小旅馆,那些天南地北来过的人,留下隐约的体味。

扬州的小旅馆,在老城的巷子里。旅馆的客房,有些设在小木楼上,住店的客人,往往踩着黯淡微晃的楼梯,推开自己的房间。扬州城内有故交,三十年前,我到古城拜访师友,曾在东关街后面巷子小旅馆八元一夜的统铺上酣睡。

我到西塘古镇寻幽,看到小旅馆里有临水美人靠和老式雕花大床,就想坐在有太师椅的房间里,给老婆写一封情书,我想跟和我结婚二十多年的老婆说,你太辛苦,我真想让你见识见识,过去大家闺秀的生活。

一个对物品和空间有眷顾的人,内心总是依恋的。某年,到温州看山,住雁荡农家小旅馆里。我住的那个房间后面,是一片山坡,有青青茶叶。晨起,站在窗前,已有茶农在薄雾笼罩的山坡上忙碌。我在此住了两天,离开时,还是留恋后山坡上的那片静谧。

住小旅馆,离别的时刻,也是那样的依依不舍。有时,我在寻找那些有可能被落下的物品时,目光如炬,当然,我也恨不得一股脑儿连同一个地方微温的气息打包带走。

翘臀图片

性感的美女

翘臀美女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