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步步惊情》首播 刘诗诗:几乎得忧郁症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4:45:06 阅读: 来源:牙粉厂家

《步步惊情》首播 刘诗诗:几乎得忧郁症

《步步惊情》蓝兰独自一人

《步步惊情》刘诗诗饰演蓝兰

殷正蓝兰相遇

刘诗诗伞下伤情

新浪娱乐讯 《步步惊情》已在浙江卫视首播,刘诗诗坦言:“这次表演对我来说真是耗费心血,我几乎都得了抑郁症。”《步步惊情》中,诗诗不仅一人分饰两角,而且两个角色反差很鲜明,游走在蓝兰的阴暗忧郁和张晓的阳光单纯之间。

我把自己逼进蓝兰的世界

诗诗坦言:“蓝兰是我演过的难度最大的角色,因为她不是一个纯粹的坏女人,她做的很多错事是被逼的,可以说她本人就是一个受害者,在我的理解,她的可怜多过可恨,我要把这个角色诠释成让观众心疼多过厌恶的女人。”刘诗诗做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功课,最极端的就是把自己“禁闭”,当然,这样的功课对于性格开朗的“诗爷”真是个不容易的槛儿,她笑称简直有点“自残”的味道。

“禁闭”的效果让刘诗诗进入到“蓝兰”的状态,用她的话说,那段时间她可能得了“忧郁症”:“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后怕,因为那段时间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话很少,表情很少,脑子里除了蓝兰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后来我的助理和工作人员跟我说,我在演蓝兰的时候他们会不敢跟我说话,觉得我很有距离感,我想,真的吗,这就对了!我就好开心”。

刘诗诗介绍,蓝兰和张晓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孩,同时拍摄这两个角色,她需要在两个不同的状态里跳来跳去,这真是一个“很分裂”的活儿,但是因为张晓跟自己比较接近,所以她会花大量时间封闭在在蓝兰的状态里,她笑言:“为了让自己不跑戏,一拍完张晓的戏我就冷冷地坐在角落酝酿情绪,很多时候不太敢跟别人去聊天,因为我怕自己会跑掉,但都来当我慢慢慢我进入蓝兰她内心的那种感觉的时候,我就能很自然的转频道,最后就能做到导演一喊张晓,我就很萌,一喊蓝兰,我就自闭,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我真的分裂了。”

我和隆哥曾哭到缺氧

《步步惊情》是从诗诗的泪眼婆娑中开始的,但刘诗诗说她不觉得很虐,她不喜欢用虐情来形容这部戏的情感,因为虽然整部戏充满了情感纠结,也充满了眼泪,但这些悲剧不是“刻意”的,情节推进是合情合理的,哭戏也哭的也是顺其自然。

刘诗诗说最记忆深刻的是一场哭戏,那场戏是吴奇隆和她的对手戏。她说,拍这场戏之前,她就跟隆哥讨论要怎样把这场哭戏的感情表现到“极致”,两个人一边讨论一边酝酿情绪,恰到好处的时候进入到拍摄阶段,镜头一开,两个人一边说台词一边哭,哭到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直到导演喊“卡”,两个人依然哭倒在地上继续哽咽。好容易缓过来,他们还“很神经”地跑到镜头前面看回放,一边看一边问导演:“导演你觉得可以么?有没有哪里还有不到位?要不要再来一遍”。直逼得导演求饶:“可以了可以了,你们都拍到这个程度了还想怎样?”

第一次演时装戏很忐忑

刘诗诗在《步步惊情》算是第一部跟观众见面的“现代戏”,对自己的“第一次转型”,刘诗诗说其实自己挺忐忑的,一方面希望大家能像古装戏一样喜欢自己的现代造型,一方面也有点小担心,怕大家不能一下子接受自己的“穿越”,“其实很多人也问过我喜欢古装戏还是都市戏,对我而言没有更喜欢哪个,其实都挺喜欢的。以前我拍的古装比较多,我会觉得现代戏对我来说很新鲜,那现在也拍了几部现代剧,其实发现现代剧跟古装对于角色来说,在生活中的状态表演方式是不同的,但是其实人物挑战性是一样的,所以我没有一定要拍古装或者一定要拍现代戏的给自己的一个框框。”(TG/文)

安徽旗袍定制

肉牛养殖技术

肉牛的养殖方法

辣文小说阅读

相关阅读